山东百亿国企现“娃娃高管” 回应妥当稳定舆情

2019年01月11日 18:09:43 来源:四川新闻网
编辑:罗洋

2018年12月,有媒体报道,山东淄博市临淄区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在其发布的“2018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”中披露的信息显示,该公司的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均为“80后”“90后”。其中,该公司董事长张海港为1988年出生,两名董事为“90”后。

此外,临淄公有资产公司在临淄区内负责组织实施土地开发整理、基础设施和配套功能开发等业务,在行业内处于绝对垄断地位。财报显示,它控股的主要7家子公司如今全部亏损。如此年轻的国企高管,再加上“子公司亏损”,让事件迅速引起舆论关注和质疑。

一、信息传播

热频词

在舆情发展趋势中,通过对关键词云的分析,可以发现媒体和网民对于该事件主要关注“三五千”“临淄”“小鬼当家”等信息。具体来看,高频词所包含的信息与媒体报道的新闻一致,如《淄博回应娃娃高管质疑:月薪三五千,80后不年轻了》、《山东临淄回应国企“娃娃高管”:任用不存在违规》、《淄博市现小鬼当家,30岁当百亿国企董事长》等。

二、舆论声音

2018年11月,西安高新控股年轻董监高事件刚平息,12月,山东省淄博市再现“80后”“90后”董监高掌舵国企事件,并迅速引起舆论关注。随处可见“娃娃高管”“小鬼当家” “80后”“90后”等标签词汇搭配“百亿国企”的形式出现。

梳理事件脉络发现,事件曝光初期,舆论普遍表现出质疑,如“担心权力寻租”“质疑任职背后存在猫腻”“特殊背景”“腐败问题”等。而媒体方面更是从事件现象延伸到对国企改革深层次问题的讨论。光明网对此发表了评论文章《谁给“娃娃高管”扎堆国企大开方便之门》,其观点认为并非对年轻人有偏见,而是担心“龄不配位”的质疑背后,有没有“能不配位”的必然逻辑。同时,这些“娃娃高管”是否是为了解决国企改革制度困局而背锅的“提线木偶”。钱江晚报在评论文章《“娃娃高管”,凸显国企改革难题》中提到,年龄问题在这一波质疑中,只是一条导火索。但国有企业的性质决定了,担任国企高管的人选一般都要经过组织考察程序,有着相对应的行政级别。所以,即便是由公司董事会、股东大会选出来的高管,也不会是经由纯粹的市场选拔机制而来。那么在某些场景下,就可能出现国企董事会只不过是一张皮、国企高管人员只不过是台面上的傀儡这种极端情形。

随着事件进一步发展,当地多部门及时组成工作组对企业进行了调查,并通过主流媒体主动回应社会关切,地方和企业一系列不回避态度和作为,让事件舆论处于可控良性状态。对此,有网民评论称,“其实年轻人做管理没问题,有些机构领导都被老人占着没有活力;只是当下社会现状,给了大家不好的方向联想。”此外,针对“子公司亏损”的部分,有网民表示,“这些企业经营的多是公共服务类项目,本身就不能以盈利为主要目标,靠政府补贴很正常。”

 [1]  [2]  [3下一页 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