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营外卖餐馆调查 赚钱靠租金卫生靠良心?

2018年10月23日 09:53:18 来源:成都商报
陈柳行 编辑:庄磊

挂招牌却不设堂食 专营外卖餐馆兴起

网络让吃饭更方便 但也存在一个问题——

问题1

网络监管

很多餐馆本身就没有经营餐饮行业的资质,实际上是达不到食品安全的基本要求,利用了互联网监管的漏洞

问题2

平台审查

点餐平台对企业资质审查也存在瑕疵,无法达到市场监管局职能部门对正规有店面的餐饮店的监管力度

问题3

责任鉴定

外卖还有一个送餐环节。离开了店面,理论上它可能发生变化。一旦出现食品安全问题,很难鉴定责任人

背离主干道的天涯石西街地段并不占优,却因自发聚集的商铺大多专营外卖,不做堂食,成为外卖骑手心中“黄金口岸”,长期在此驻留取餐。

市场需求的扩大和成本低廉,是餐饮商铺老板选择专营外卖的主要原因。虽然仰仗不了堂食顾客,但在中午用餐高峰期,有些商家能在第三方平台上接到100多单外卖订单。同时,竞争激烈与卫生问题,也在他们头上盘旋不去。

老板视角

房租便宜成本低

一天能卖100多单

10月18日早上九点半,天涯石西街还是冷冷清清的样子,没有嘈杂的人声与拥挤的车流,在绵绵小雨中显得有些寂寥。

虽然人流量不大,但在拐角的某风味牛排饭店门前,却停了十几辆外卖送餐车。黄黑的美团外卖、蓝色的饿了么、橘色的滴滴外卖,身着送餐制服的外卖骑手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,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,摆起龙门阵。这短短几十米的半条街上,粗略一数,外卖餐饮商家大约有七八家,老秦也是其中的一分子。

今年5月才开始经营简餐店的老秦是甘肃人,有两三年餐饮行业的工作经验,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当初做这行的时候就选择了专营外卖,所以顺其自然选择了天涯石西街——这个地段并无亮点,甚至“有些偏”的地方。

“只有地段比较好的餐厅才会以堂食为主。”老秦说,“这里地段不太好,做堂食有点偏,人流量特别少。”这家店没能因为在一所小学附近沾上什么光,“学生中午都在学校吃饭,晚上又被爷爷奶奶接回家,一放寒暑假。整条街就没人了,就算有小孩喜欢吃我们家的饭,也最多三五天来一次。”

外卖行业近几年的迅速发展,是老秦琢磨想专营外卖的重要原因。在他看来,现在年轻人上班已经很累了,而外卖有人送上楼,他们乐意吃外卖胜过出门吃饭,是个商机。 “如果做堂食,现在又有几个做好了的呢?” 旁边炒饭馆的老板王斌(化名)补充道,“堂食房租贵,装修贵,什么都贵,还不知道生意怎么样,做得不好只有亏本关门。”

“而这里房租便宜,我这儿23个平方米,一个月2700元。”据老秦介绍,一些外卖平台对开设外卖店铺有要求,必须要有实体店面,餐饮卫生许可证、营业执照等证件也必须齐全。“这条街的商铺租金差不多都在2600元-2700元之间,对面房屋面积较小,进深短,所以要更便宜一些,2000出头就能拿下。”

二八开,是老秦餐馆堂食和外卖的比例。但所谓的堂食,其实就是一张小桌子,几把塑料椅子,“客人要来店里吃当然也卖,有钱肯定要赚。”

特别冷和特别热的时候是外卖的旺季,中午10点到下午1点则是一天的接单最高峰。“晚上成都人喜欢吃点火锅、串串和干锅,所以晚上生意一般,这还是根据饮食习惯来决定的。”在10月中旬这个不冷不热的日子,老秦称其一天能够卖出100多单。

在益州大道南段附近的伏龙安置小区内,也聚集了大量的外卖商家,张蕾蕾(化名)和李进(化名)就在这里经营外卖麻辣烫店。这对小情侣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由于不能负担昂贵的租金、装修、家具和人工费用,成本低、门槛矮、好上手、压力小的专营外卖店,成为更适合年轻人创业的一种选择。

 [1]  [2下一页 尾页